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专家观点

中国与巴西关系的“三维”结构

来源:《葡语国家黄皮书:中国与葡语国家合作发展报告(2019)》 作者:周志伟 发布时间:2019-06-28

一、 双边维度:“量质同升”的新局面

  1993年,中国与巴西确立“战略伙伴关系”,巴西成为首个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考虑到当时“冷战”结束初期的国际环境,“战略伙伴关系”的建立反映了中巴两国共同利益的较高重合度以及两国政府敏锐的战略洞察力。自此以来,中巴双边关系进入了快速推进的阶段:2012年,两国再次将双边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巴西期间提出了构建中巴“命运共同体”的主张。显然,双边关系水平的不断提升体现了两国政府政治互信程度的不断深化。

  经贸合作是中巴关系中成效最为明显的一个领域。进入新千年后的头十年间,中巴双边贸易取得年均超过30%的增长率。2009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2013年,中巴双边贸易规模超过了900亿美元。

  2011—2015年,受大宗产品价格下行的影响,巴西外贸基本呈现持续下滑的局面,降幅约25%。尽管同时期的中巴贸易也呈下行趋势,但下降总幅度只有14%,中巴贸易形态总体好于巴西外贸整体形势。2017年,中巴双边贸易额止住了前三年连续下滑的势头,在量价齐升的带动下回升至748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28%。2017年巴西从中巴贸易中实现了202亿美元顺差,占其全年外贸总顺差(约670亿美元)的30%,中国对巴西外贸的重要性是任何其他国家都不可替代的。

  此外,巴西农产品对华贸易呈现强劲的增势。2016年,中国占巴西农产品总出口的比重达到24.5%,欧盟、美国占巴西农产品总出口的份额分别为19.6%和7.4%,中国市场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在投资方面,中国正逐渐成为巴西的主要投资国,而巴西一直保持着中国在拉美的首个投资目的地国地位,投资与贸易一道成为推动中巴经贸关系发展的“双引擎”。

  目前,有超过200家中资企业进入巴西,涉及石油、采矿、电力、制造业、金融、农业、服务业和批发零售业等领域。根据巴中企业家委员会(CEBC)统计,2007—2016年间,中国对巴西宣布的投资项目总金额达806.3亿美元,确认投资额为461.1亿美元。从投资领域来看,正在发生从以往能矿部门为主向制造业、高科技行业、基础设施业、服务业等领域扩展。在当前巴西政府实施紧缩财政政策的大背景下,中国投资为巴西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科技合作是中巴关系的重要内容,也是中巴合作很具战略含义的领域。从1982年两国政府签署《科学技术合作协定》,到1988年两国《关于核准研制地球资源卫星的议定书》的签订,再到1999年两国合作发射首颗地球资源卫星(CBERS)的成功,中巴双方经过反复探索和论证,最终将两国科技合作的重点选定在航天领域。

  巴西驻华大使塞尔吉奥·塞拉曾表示,科技合作是巴方寻求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因素。他指出,与中国的伙伴关系对巴西是战略性的。巴西想突破纯粹的贸易关系,开拓在太空领域合作的可能性。这是巴西实实在在的需求,如同在水电建造与服务供应领域的合作。而在太空领域,地球资源卫星项目的重要性是关键的。

  当时还没有在高科技领域成功实施的南南合作项目。经过20多年合作,中巴地球资源卫星项目获得巨大成功,共成功发射五颗中巴地球资源卫星。地球资源卫星的合作发射结束了中国和巴西的资源卫星数据依赖他国卫星的历史,彰显了两国高科技领域的实力,两国航天合作成为新时期南南高科技合作的典范。

二、 国际多边维度:国际体系改革中的合作伙伴

  作为两个新兴大国,中巴两国都有改革当前国际秩序、实现多极国际格局的意愿和潜力。两国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全球气候变化、联合国千年目标等重大国际事务上也有着相近立场。近些年来,两国政府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二十国集团等国际多边机构和对话论坛中的合作日益密切。

  “金砖合作”是巴西强化南南合作的核心体现,也是巴西对外战略着力强化的内容。与战略利益趋同的“外围大国”深化政治经济合作,实现国际格局多极化是巴西国际战略的重要目标。从合作效果来看,“金砖国家”已经成为巴西奉行多边主义外交传统、参与多边合作机制的重要实践,给巴西提供了与其他新兴大国共同行动的平台,其政策目标“不在于推翻国际体系,而是推进体系的改革,并使发展中国家受益”,而“集体发声的效果是成员国单独行动无法比拟的”。

  通过多层次的合作渠道,“金砖国家”的国际影响力呈上升趋势,逐渐成为推动国际体系转型、全球治理民主化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尽管“金砖合作”在过去十年间主要聚焦于经贸合作,但也逐渐在政治、安全事务中发挥作用,尤其在地区冲突解决问题上,一定程度上对美国单边行为发挥着“软平衡”的角色。基于两国在国际事务中日益增多的国际合作,中巴关系的意义已经超越双边范畴,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全球性、战略性影响。

三、 跨区域合作维度:中拉整体合作的“双引擎”

  2015年1月,随着“中拉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的召开,中拉整体合作进入机制化正式运行阶段。针对“中拉论坛”的整体合作规划,巴西虽然表示出积极的配合,但对中国强化对拉美的政策力度持有较为复杂的态度。

  巴西态度的复杂性可以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国是拉美多数国家的重要贸易伙伴和投资国,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壮大,中国加大对拉美的合作力度是一种不可逆的趋势,而这一点也是拉美绝大多数国家无法回避的政策选择。

  第二,中拉合作,尤其合作促进拉美地区基础设施的发展,与巴西地区战略的“互联互通”目标相符。

  第三,中国在拉美地区的合作扩大有可能削弱巴西的地区影响力,这与巴西“谋求地区领导国”的地区战略思想相违,且不利于巴西“将南美洲塑造为多极世界中一极”的长远目标。

  中拉跨区域整体合作已成为中巴关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强化与地区大国巴西的协作,无疑是中国实现与拉整体合作不可回避的内容。在此背景下,尤其考虑到巴西的经济体量及其对地区经济的辐射能力,中国在推进中拉整体合作的过程中,需要加强与巴西之间的政策协调,淡化巴西对华的战略猜疑,强化巴西在中拉跨区域对话与合作中的“引擎”角色,合作提升拉美地区(尤其是南美)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程度。

  在中国与其他大国(包括新兴大国)关系中,中巴关系是发展最为迅速、不存在明显利益冲突、没有大起大伏的“典范”。从巴西对华政策的出发点来看,主要体现在双边和多边层面上,即强化与中国的经贸合作,促进本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在经济持续低迷的局面下,中国的市场需求以及在投资层面的优势是当前巴西对华的核心诉求。

  在多边层面,中巴合作获得“双赢”效果,提升了两国在全球治理中的影响力。全球治理合作在中巴关系多维结构中成为重要的“增量项”,赋予中巴关系更多的战略内涵。跨区域合作层面是中巴关系中的新增维度,要达到中国预期的中拉整体合作效果,中国需要巴西在拉美发挥必要的协调作用,在中拉整体合作中扮演好“枢纽”或“引擎”的角色。

  (作者:周志伟,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室副主任、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研究员。摘自丁浩、尚雪娇主编:《葡语国家黄皮书:中国与葡语国家合作发展报告(2019)》,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5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