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专家观点
看清中日关系的“明”与“暗”
来源:上观  作者:武心波   发布时间:2019-01-23

  1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018年6月,中国领导人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指出,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这一论断,其核心是一个“变”字,其本质是重塑世界秩序。

  大变局是发生在世界权力转移这一时代大背景下的。在公元1000年,中国和印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二,全球经济重心当时稳固地居于东方。在保持了820年后,随着英国工业革命的到来,经济重心开始向欧洲转移,之后又向北美转移。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权力的转移出现了东方转向,日本首先开启了这一进程,尾随而至的是亚洲四小龙,再后来是中国的迅猛崛起,今后还会有印度越南等相继参与进来,实现亚洲的整体性崛起。

  世界经济中心向亚太的快速转移,终结了世界权力在西方国家间相互“倒手”的局面,西方国家主导世界的格局开始出现倾斜,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秩序出现裂痕、松动乃至是局部性的坍塌,直到当下世界终于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当前的世界形势,可以用两个字来描述,一个是乱——可以说是乱象丛生,一个是变——人类正处在一个大动荡大变革时代。这种变乱交织的局面,首先或主要集中体现在大国关系的深入调整,尤其是独霸世界的超级强国美国的变化上。

  2美国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美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随着全球化的深入、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崛起以及始于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的不断蔓延,世界危机重重,沉疴积弊,积重难返,尤其是随着作为老牌超级大国其相对衰弱趋势的加速,美国已心力憔悴,体力不支,扛不动这个世界了。

  为此,美国开始发生深刻的变化,试图改变(或不得不改变)迄今为止的各种游戏规则了,这种“变”因为特朗普的横空出世,已经演变成了一场震撼世界的革命,即所谓的以“美国优先”为口号在全球层面实施战略大收缩的“特朗普革命”。

  特朗普的全球收缩战略在2018年表现得十分刺眼——不断地“退群”。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万国邮政联盟,到终止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再到扬言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和猛烈抨击北约甚至联合国,退出“中导条约”,最近又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等等,美国似乎在十分无奈地放弃自己精心打造的战后国际秩序。

  如果说特朗普上述的自主“退群”是现在进行时,是显性的“硬性退群”的话,那么美国还有一个正在精心策划、且很难为人察觉的将来时的潜在“柔性退群”。显性的“硬性退群”更多表现在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上,而潜在的“柔性退群”则更多地表现在历史遗留下的难度较大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问题上。

  美国似乎是早已充分地评估了在进行全球战略收缩时所可能带来的各种风险,即如果收缩失当退得不好,会带来如同苏联垮台时一样的一连串负面连锁效应,即会因美国的突然“退出”或“不在”而引发世界秩序的大面积坍塌,出现混乱,引发冲突和危机。为此,美国在做全球战略收缩时,虽然让世界感到美国的做法十分唐突和混乱,甚至让建制派人士认为特朗普是个怪人和疯子,但总体上看特朗普还是掌控住了进退的节奏,给退出和行将退出后的国际社会预留了填补空白和解决遗留问题的时间。当然,美国也会边退、边看、边补救(如从叙利亚撤军等)。另一方面,美国的退出过程也是一个疯狂讹诈和敲竹杠的过程,因为在商人特朗普的逻辑里,美国总不能从自己苦心孤诣经营了七十多年的地盘上白白退出吧。

  美国的全球战略收缩,让长期存在于地区和国家间的许多问题因为“去美国化”而再次浮出水面,这客观上为各地区和各国重新定位自我和解决各种历史遗留问题创造了一个机遇窗口。

  促使日本快速走进中国、促使日本快速走进“日本”,则是在亚太地区的表现之一。

  3日本在快速走进中国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背景下中日关系实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快速改变。在2018年上半年中日密集互动的基础上,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中国。此访是时隔七年日本领导人再次访华,是一次走进新时代,走进中国的“务实之旅”。2019年1月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新年感言,称2019年将是日中关系新时代的到来。

  据日本共同社2018年12月31日报道称,鉴于首相安倍晋三去年10月访华时与中国领导人就构建“日中新时代”达成了一致,双方将加速改善关系。据多名中日关系的消息人士透露,中日两国政府已就2019年早些时候在华举行讨论贸易、投资等经济课题的部长级“经济高层对话”启动探讨。此外,安倍2019年上半年将再次访华,出席中日韩首脑会晤,中国领导人也将访日,出席G20峰会。日本企业界正在掀起大规模地参加“一带一路”建设的第三方合作等等。显然,日本加快了走进中国的步伐。

  1978年,日本几乎是全程参与了中国的三十年改革开放进程,实现了双赢,之后经过2008年到2018年的战略调整,日本又再次表明了参与到中国第二轮改革开放中来,与中国一起开展“一带一路”建设的第三方合作。在正常情况下,中日间的这一波战略合作浪潮估计可以延续三十年到四十年,中日关系实现稳定而长足的发展是可以期待的。

  4日本也在加速走进“日本”

  美国的全球战收缩略,客观上也使半主权依附型状态的日本快速走进具有战略自主性的“新日本”打开了一个机遇窗口,为此,日本的独立倾向和战略自主意识越来越强。吴怀中教授非常敏锐地发现了这一新变化,他在《国际问题研究》2018年第6期上发文,指出了日本的战略自主性不断提升的倾向。

  日本试图回归自我的自主性提升是全方位的,表现为以下的齐头并进:

  在政治上,将进入新国家主义的第五期。

  日本国内政治节奏正在逐渐地进入了“新国家主义”的第五期。第一期是中曾根康弘时期(1980到1990年);第二期是小泽一郎时期(1990-2000年);第三期是小泉纯一郎时期(2000到2010年);第四期是安倍时期(2010到2019年)。随着新天皇2019年4月的登台亮相,日本的国家自主意识将会全面抬头,新国家主义政治进程将进入第五期,国家再建步伐将会大大加快。

  经济上,可能再次崛起。

  据日本共同社12月20日报道,经济再生担当相茂木敏充在相关阁僚会议上表示,从2012年12月起持续的经济扩张期到2018年12月已达73个月,很可能并列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出现的战后最长纪录。有人预测,随着美国对中国经济发展空间的持续不断打压以及美国在全球的“松绑”,由此而释放出的许多新的发展机遇和发展空间,将会更多地被日本所捕获,实现经济上的再次崛起。

  外交上,左右逢源。

  安倍在外交上左右逢源,除了中日关系,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周旋中,安倍还表现出了超一流的外交斡旋才华,在特朗普还未正式登基前就破例访美,后又缠绕特朗普不放……日本在国际舞台上,抢占先机,左右开弓,在各国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日本已开始战略布局收获巨额红利,让许多国家望尘莫及。

  日本的自主性不断抬头,还体现在日本的“退群”上。如日本今年可能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这一多边机构。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日本几乎没有退出国际组织的先例,此次“退群”举措“极其罕见”,这既是日本自主性加强的表现,也是对美国的一次战略试探。

  军事上,突飞猛进。

  日本政府去年12月18日举行内阁会议,正式批准新版《防卫计划大纲》,今后将进一步大幅增加军费、全方位扩充军力,并加速日美军事的一体化进程。这会进一步架空日本和平宪法中有关“专守防卫”的基本原则,加剧地区局势的紧张。

  日本拟先后改造4艘航母,并谋划第五艘。同时,在正在交付的42架F-35J战斗机的基础上,又想追加订购100架F-35J战斗机,在五年内将获得142架F-35战机,必对亚太安全格局构成巨大的影响。

  日本海上自卫队幕僚长在新年致辞时说,日本也要研究能改变游戏规则的武器,也即高超声速武器等,显示了日本参与全球军备竞赛,成为军事大国,称霸亚太的战略志向。

  此外,日本政府将继续推进和强化陆海空自卫队的一体化作战能力;计划在非洲东北部的吉布提建立首个海外永久性军事基地;拟于未来五年继续加大军费开支,投入的军费总额达27万亿日元之多……

  2019年4月30日,日本将迎来“改朝换代”,届时明仁天皇退位——将成为日本200年来首位退位的天皇,德仁皇太子继承皇位。随着持续了30年的“平成时代”的结束,日本将加速走进作为“正常国家”的日本,日本的“国家自主再建”将全面进入一个新时代。

  5中日关系改善的“明”与“暗”

  对中日关系的未来走向,一方面我们要看到中日改善关系的明的一面,也要看到中日关系的改善并非一蹴而就,也还存在着许多结构性问题的暗的一面,而从长远看,我们必须把中日关系放到“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逻辑框架中加以再认识,才能深刻地把握其根本走向和发展规律。

  其一,要深入研究中国领导人“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的思想内含,要深入研究在此大变局下出现的特朗普革命的意义所在,尤其要深入研究特朗普革命给世界带来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要看到,我们依然处在战略机遇期,美国崛起时可以带给人们各种战略红利,同样,美国衰退时因“放权松绑”也能给人们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战略红利和好处。

  其二,要认识日本的两面性。中日关系发生转圜是我们一直所期待和所乐见的,并对其未来发展坚定不移地持细心呵护和倾心打造之态度,但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对日本的两面性要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和充分的心理准备。日本是玩弄地缘政治的高手,在东西之间,中美之间,非常喜欢玩弄两头下注、双向博弈,同时获利的游戏,而且往往游刃有余,赢多输少。为此,对于在东西之间时进时出,战略定位飘忽不定的日本,我们既要看到它走进中国的一面,同时也更要看到它随时都有可能随着大环境的变化而走出去的另一面。而这“另一面”对中国的伤害和对亚洲乃至是世界的破坏往往是最大的。

  其三,关注日本与中国抢夺世界领导权。美国的全球战略收缩,某种意义上是在放弃一些领导权,日本反应敏锐,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在日欧一体化,CPTPP等重大商机上先声夺人,而且还玩“退群”游戏等来试探美国的容忍底线,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绝不会满足现状,随着日本自主意识的增强,以及日本国家再造进程的不断深化,在世界领导权上,日本会和中国在暗中展开激烈的争夺。真正的日本不仅只想走进中国,走进“日本”,回归亚洲,而且更想深度地走进世界。为此,日本是否能和中国相向而行且行稳致远,中国是否能把中日关系塑造成新型国际关系,对双方都是一个考验。

  其四,要防止日本习惯于用军事手段解决国际纠纷的旧病再次复发。对日本军事上的突飞猛进要给予密切的关注,并做好各种防范的准备。

     (原标题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看清中日关系的“明”与“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