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专家观点
2019-俄罗斯在寒冬中期待春天
来源: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  作者:冯玉军   发布时间:2019-01-10

  百年变局之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于俄罗斯来说,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国际环境就急剧恶化,国家发展轨迹就不由自主地发生了偏移。2018年,普京再次当选连任,开始了第四个总统任期。尽管他再次为民众描绘了一幅美妙的发展蓝图,但种种迹象表明,俄罗斯国家发展正在经历冬日的严寒,以至于普京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发出“过去没有人曾帮助过我们,将来也不会有”的哀怨。2019年,俄罗斯将如同北极熊一样,在寒冬中忍耐、苦熬,期待着春天早日到来。

  着力确保国内政治稳定

  乱局之下,内政与经济的重要性较之于外交进一步凸显。尽管普京在2018年3月进行的总统大选中以76%的高票成功实现连任,但其连任后推行的延迟退休、增税等举措在社会上引起了激烈反弹。在去年秋季进行的地方选举中,普京支持的统一俄罗斯党遭受重挫,反对派趁势扩大了在一些地方的影响。

  乱局之下,普京意识到内部稳定比外部扩展更为重要,因此把更多资源和精力放在改善国内治理、保持经济稳定和维持民生需求上。不久前,普京在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上表示,“整个世界处于转型期,一个变化剧烈而且相当迅速的转型阶段。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找到方向,不能及时搞清楚该做什么和怎么做——那我们将永远落后。”他强调,统一俄罗斯党不仅要有能力做出负责任的决定,还要“解释这些决定,然后参加选举并使选民相信此前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2018年,俄通货膨胀水平温和,基本控制在3.5%以下。新增就业同比增加1.6%,失业率保持在4.7%的较低水平。尽管延迟退休改革引来了民众的广泛不满,但普京亲自出面干预微调,再次调动了俄罗斯民众“好沙皇、坏大臣”的传统政治心理,保持了国内政局的总体稳定。2019年,俄罗斯政府工作的一个核心任务就是维持通胀的相对稳定,避免民众本已微薄的工资和退休金遭受通货膨胀的蚕食鲸吞从而引发社会动荡。

  经济结构依旧,靠油气、军火和粮食支撑

  尽管从2017年开始,俄罗斯经济摆脱衰退,进入增长区间。但由于诸多结构性因素制约,增长乏力。不久前,普京签署俄罗斯联邦2019年到2021年三年期预算,设定未来三年GDP年增长率分别为1.3%、2%、3.1%。尽管这是克里米亚危机以来第一个财政盈余预算,但不能不看到,俄经济增速仍低于世界经济平均增速,这意味着普京竞选时所做“到2024年俄进入世界经济前五强”的许诺无法兑现。更为重要的是,在世界新能源革命、新工业革命蓬勃发展的背景下,俄罗斯经济主要还是依靠油气、军火和粮食出口支撑,经济结构短期无法改变。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也只能迫于现实,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尽全力为本国谋取最大利益。可以看到,俄罗斯利用一切可能机会来维持和抬高油价。尽管俄与沙特在叙利亚问题上势不两立,但两国仍可以在“欧佩克+”的框架下就限产保价开展合作;而俄同伊朗在叙利亚的合作、俄在“伊核问题”上对伊朗的支持不仅仅是出于政治理念与国际道义,更有借美伊对抗、甚至美国禁止伊朗出口原油从而推升油价的考虑。与此同时,俄也在积极推销军火,2018年对外军售额达到450亿美元。2019年,俄军工企业仍将满世界推销。此外,俄也还会加紧利用自身优势,在世界各地推销核电站和粮食。

  外交回归“实用主义”

  在“强势外交”遇阻后,普京终于认识到,俄美之间实力差距巨大,俄无力与美全面争锋。因此,俄罗斯在对美关系上逐渐回归理性务实。不论美国对俄如何加大制裁,俄始终没有放弃改善对美关系的渴望,俄官方人士包括外交部发言人在每一次批驳美欧对俄制裁的时候,最后都会强调“俄改善对美关系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普京总统也多次强调,“俄无意与美国为敌,希望与美国恢复相互尊重的关系”。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改善对美关系、缓解西方制裁和围堵是2019年俄外交要务。

  尽管2018年底俄与乌克兰爆发刻赤海峡危机,但可以断定,除非国内发生极端事态,俄不会在2019年同乌大打出手;美军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外界认为是为俄提供了天赐良机,但普京机敏地意识到俄土矛盾可能被引爆的巨大风险,因而在叙利亚也不可能全面出击;更重要的是,俄会利用一切机会,谋求恢复与美直接对话,防止俄美关系不受控制的“自由落体”。尽管2018年底拟议中的两场“双普会”未能如愿进行,但普京已经接受特朗普的邀请,期待着2019年春天访美。

  与此同时,俄也明白,俄美结构性矛盾无法迅速消除,并为此做了最坏打算。近来,俄在加快抛售美国国债的同时增持黄金,俄一些油气公司也要求外国客户以欧元取代美元结算油气交易。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在美国把俄踢出SWIFT的情况下遭受致命打击。

  当然,俄在对西方关系方面并未一味退让。2019年,俄在谋求缓和与西方关系的同时,也还将软硬兼施,利用“北流-2”天然气管道项目、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俄日北方四岛谈判、美欧矛盾以及西方国家内部政治及社会问题,分化美欧、北约、欧洲、美日、西方社会。

  在力争与西方关系不出现“急剧降温”的同时,俄也将继续加大“向东转”力度,积极强化同中国、日本、印度等国合作。对日方面,俄将利用北方领土问题调动日本,一面打破西方围堵,一面获取经济实惠;对印方面,双方将继续强化政治、经济与外交全方位合作;在多边层面 ,俄也将比以往更积极地参与包括东亚峰会、APEC峰会等在内的东亚系列多边机制,积极推销普京提出的“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

  在东方外交方面,近年来俄收获最大的还是来自中国:政治领域,两国互动频繁,俄借此在大国关系中避免了过度的“孤独感”;经济领域,两国贸易额迅速恢复,2018年突破1000亿美元;能源领域,俄连续两年成为中国第一大石油供应国。在国际能源市场转向“买方市场”之际,俄获得了一个庞大而稳定的销售市场;投资领域,中国对俄投资逆势而上,为俄提供了西方之外的重要资金来源。2019年,俄中多场重要活动已经安排就绪,俄罗斯还将把俄中关系用好、用足。

  2018年,美国的一系列战略报告强调“世界重回大国竞争时代”,美国视中俄为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者”,对中俄两国双向打压。新形势下,一些中国学者提出中俄结盟、联俄抗美,而俄罗斯一些战略家则认为美国已把中国视为首要战略对手,俄的“战略机遇期”正加速来临。2019年,俄罗斯还将以各种方式调动中美俄三角关系,以图逐渐从美国的重重压力下“解套”,为自己赢得更主动的战略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