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专家观点
后杜昂山素季时代即将到来吗?
来源:世界知识期刊  作者:李晨阳   发布时间:2018-07-05

  2018年3月下旬,在民盟执政近两年之际,缅甸政坛发生了不大不小政治地震,先是总统、议长换将,随后民盟党内大调整。3月21日,吴廷觉总统宣布辞职。国务资政杜昂山素季在3月20日宣布提早结束在澳大利亚的访问行程,赶回国内。不过在吴廷觉宣布辞职后不久,民盟大将人民院议长吴温敏也宣布辞职,从吴温敏后来顺利当选总统就说明吴廷觉辞职并非事发突然,而是酝酿已久的党内调整。3月22日,人民院选举原副议长吴迪昆妙为人民院议长,增补吴吞吞亨为副议长。3月23日,民盟代表吴温敏在人民院选举团选举中高票当选为副总统,并成为总统候选人之一。3月28日,吴温敏在联邦议会的总统选举中击败另外两名候选人吴敏瑞(原副总统)、吴亨利范迪友(原副总统),以403票当选为缅甸第十任总统。3月30日,吴温敏、吴敏瑞、吴亨利范迪友在缅甸首都内比都宣誓就职,其中吴温敏在就职演说中再次强调了民盟指正的三大目标:法治与改善民众生活、民族和解与国内和平、修改宪法。同日,民盟党内进行2013年党代会以来的最大调整,杜昂山素季续任民盟主席,现任总统吴温敏出任民盟第一副主席,现任曼德勒省行政长官吴佐敏貌出任第二副主席,吴年温、吴汉达敏任书记处书记,吴佐敏貌还和吴谬纽一起担任民盟发言人。与此同时,吴温腾、吴翁检、吴觉钦、吴曼佐尼等民盟资深领导人改任名誉主席团成员。这一轮人事调整涉及执政党内部和政府高层,国务资政杜昂山素季在4月1日民盟执政两周年讲话中指出,建党的那一代人是参与民主努力的第一代人,这次选出的新总统和内阁是第二代人。但到底如何评价这一次的人事调整,专家们还有不同的看法,如新华社前驻仰光首席记者张云飞先生认为缅甸此番党政领导人的调整“已经显示杜昂山素季要把帅党治国重担逐步分给年轻领导人担当,同时2020年大选民盟拼搏团队也渐成型,还可以说后杜昂山素季时代初见端倪”。笔者总体赞成张云飞先生的评价,但不认同“后杜昂山素季时代初见端倪”的说法。

  首先,吴温敏和吴佐敏貌走上前台不是为了培养接班人。新任总统吴温敏和新任民盟副主席吴佐敏貌已经66岁,与杜昂山素季基本上是同辈人。等到杜昂山素季真正退出政治舞台时,这两人恐怕也已不能视事。吴温敏和吴佐敏貌出任民盟副主席也谈不上形成了民盟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只能说是他们进入了民盟的权力核心,但是民盟的权力架构依然是金字塔形,国务资政杜昂山素季独自居于金字塔的最顶端,这两人充其量是离她比较近而已,属于得力助手。

  第二,杜昂山素季并不是要把权力完全移交给吴温敏总统。新总统吴温敏上任后,一改吴廷觉的低调做法,频频亮相,在就职演说之后又先后在缅历新年和国际劳动节中致辞,其中在新年致辞中宣布了包括反腐、加快电力生产、提高公务员待遇、解决土地纠纷、保障人权和工人的合法权益等众多的改革计划。根据新总统的指示,缅甸工人的最低日薪从3600缅币提高到4800缅币,公务员和政府官员的薪水也有10-20%的增长。新总统掀起的反腐浪潮首先把计划与财政部部长吴觉温赶下了台,该部海关司司长吴银敏昂也被指控受贿。据此,有人认为缅甸政坛形成了新总统主导行政管理和国家发展,国务资政杜昂山素季负责民族和解的局面,民盟内部也有人说杜昂山素季把决策权交给了吴温敏。另据考证,杜昂山素季3月24日在民盟内部会议上确实说过,“如果你们肯努力工作,我就可以很快退休了”。但当民间传说“杜昂山素季要退休并传位于吴温敏”时,民盟新任发言人吴谬纽公开表示,杜昂山素季这样说的意思只是为了激励民盟党员努力工作。民盟党内还有人认为,尽管杜昂山素季已73岁了,工作压力也大,但她对国家的热爱没有改变,只要她还有能力,就一定会在国家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她不可能拒绝。

  第三、后杜昂山素季时代短期内不可能出现。杜昂山素季是民盟的创始人之一,一直是民盟的实际领导人,也是民盟的精神领袖。可以说民盟是一人党,没有了杜昂山素季,民盟很可能就不复存在。所以,只要杜昂山素季活着,不管她是否担任党的主席或国务资政或总统,她都始终是民盟真正的领袖。换句话说,杜昂山素季只要存在,她就是民盟的NO. 1,她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民盟的其他中执委即便走到前台,也控制不了大局,依然要听命于她。民盟创始人之一的吴昂季后来退出民盟,吴钦貌瑞、吴丹宁等4名民盟中央执委2010年退出民盟,另组全国民主力量党,但这些人最后在缅甸政坛都失去了影响力。所以,有人认为民盟要员只要离开了杜昂山素季,就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近期民盟党内也不会有人试图取代杜昂山素季。

  在笔者看来,这次缅甸政府和民盟党内的高层人事调整的主要目标是为杜昂山素季寻找更健康、更有执行力的帮手,为2020年大选做准备。民盟执政之初就定下了三大目标,但是两年过去了,民族和解雷声大、雨点小,两轮21世纪彬龙会议没有取得多少实质的进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公布的经济增长率不低,但是缅甸经济总量小,民众感受不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相反很多商人抱怨缅甸营商环境很差。由于经济发展、民族和解陷入停滞,加之考虑与军方的关系,第三个目标修宪实际上根本没有启动。目前距离2020年大选只剩下了2年半的时间,虽然民众对与军人保持着特殊关系的巩发党不会有多少好感,但是民盟执政如果再没有起色,2020年大选出现意想不到变化的可能性不能排除,至少民盟的得票率和议席有可能明显下降,这是刚取得政权的民盟所不能接受的。所以,由吴温敏取代身体不太好的吴廷觉担任总统,吴温敏上任后加大反腐力度,都是要改变民盟的形象,目标直指2020年大选。

  总之,如同张云飞先生所说,这次人事调整是民盟稳民心、求革新的战略举措,意味着杜昂山素季已下定决心改变过去“又掌舵又摇橹”的状态,但这并不意味着杜昂山素季要由台前转入幕后或者被吴温敏、吴佐敏貌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