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专家观点
一种新型的地缘政治观
来源:一带一路数据库  作者:陆刚   发布时间:2018-03-23

  “一带一路”新大陆的发现,导致新型地缘政治观的形成。它是以中国周边安全与沿线国家经济发展为基点,审视后冷战时代地缘政治的变化,从中发现沿线地区的本质特点,作为今后制订政策的出发点。其中最重要的是,必须根据对我国西部周边安全影响的相关度来分析周边的地缘政治现实,而不再习惯性地沿袭传统区域划分,将中亚-南亚切割为两个独立的地区,分别采取互不关联的外交政策。

一、 八国地缘政治新现实

  目前,中国的西部大周边地区总共8个国家与中国的安全利益密切相关,包括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斯斯坦)、巴基斯坦、阿富汗与伊朗三国(以下简称“巴阿伊”)。这8个穆斯林国家构成中国西部重要的毗邻地区,其重要性在于,一是邻国;二是能源供应;三是通往欧洲和阿拉伯地区的走廊。8个国家中,既有地区强国,也有弱小国家。这些国家国内治理很不稳定,易受其他大国和伊斯兰极端主义等第三方势力的干涉和影响。如果我们安定8个国家,并有一两个“铁友”,同时处理好中俄印大国关系,尊重相互之间的利益,中国在西部安全就高枕无忧,进可攻,退可守。所谓进,是指中国的战略利益向欧亚地区西部进一步延伸,直至抵达欧洲地区,但前提必须立足于近邻的8个国家。因此,8国应该成为中国西部安全的战略缓冲区,也是中国开展周边经济合作的重点区域。

  整体上看,8个穆斯林国家构成了新的地缘政治现实。在上合组织框架下,中国与中亚国家开展双边和多边的交往,相互关系比较稳定。另外,在独联体架构下,中亚国家内部政治也不会出大乱子。但无论如何,中亚地区与俄罗斯关系深厚,而南部“巴阿伊”三国却是地缘政治经济真空地带。美国在该地区陷入困局,进退维谷;俄罗斯基于里海沿线国家的现实而与伊朗保持有限的关系。印度欲欲跃试,但遭到巴基斯坦的强力阻挡。只有中国与“巴阿伊”三国保持友好的关系,进入这一地区应属顺势而为。但中国的进入方式仍然缺乏整体意识,缺乏战略敏锐感,仅从局部利益考虑具体政策,对“巴阿伊”三国乃至整个大中亚地区的外交政策维持在双边关系的立场上,没有大局意识,没有带动全盘棋局的大战略抓手。这个局面需要改变。

二、 以区域经济合作实现整体性战略规划

  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应该基于周边新的地缘政治现实,把南亚地区和中亚地区视为一个整体,把8个穆斯林国家看成统一的地缘政治板块进行经营。在上合组织框架下,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关系相对稳定,但在俄罗斯的影响下,中国在中亚的战略机遇比较有限。反之,在南亚及巴阿伊地区,各种力量犬牙交错,中国获得战略机遇的可能性更大。中国可以在这一地区发展多个三角关系或三边关系,撬动地缘政治棋局,谋取战略主动权。可以推动建立“巴阿伊”三边经济合作区网络为抓手,并以中印美三边对话机制为“巴阿伊”三边区域经济合作提供稳定的周边环境。如此,中国通过南亚地区的战略主动态势加强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和协调能力。

  区域经济合作是整合区域市场要素,促进地区发展,提升人民生活水平,消除地区不稳定因素的最佳途径。“巴阿伊地区”面积相当于印度,人口相当于美国,是很重要的地缘政治经济板块,却长期处于动荡、贫穷状态。“一带一路”不能够忽视如此重要的地区,具体的治理方式可利用中国强大的经济力量,撮合“巴阿伊”三国开展经济合作,建设消费市场,在这一过程中化解各种动乱因素,取得一个大致稳定的局面,与北部中亚五国共同形成托起中国西部周边地区稳定的地缘靠山。

  为了支撑“巴阿伊”三边经济合作,中国需要在该区域维护两个战略支撑点,一个是新疆的喀什地区;另一个是塔吉克斯坦。喀什是中国为“巴阿伊”消费市场节点提供经济能量的桥头堡,这一点毋庸置疑。经过多年援疆的战略部署,以上海牵头的内地援助,已经在喀什地区建立了良好的经济基础,足以配合国家的战略步调。而塔吉克斯坦如果成为中国的铁友,其战略支撑作用可以成倍放大,理由如下:

  第一,塔吉克人是该地区的重要民族。除了塔吉克斯坦之外,阿富汗的塔吉克人口占35%,在北部有很大影响力。塔吉克斯坦的语言文化与波斯文化具有悠久的历史渊源,在伊朗拥有较大的影响力。

  第二,塔吉克人是中亚唯一非突厥民族,对东突具有天然的抵御能力,对中国比较亲近。据塔吉克县当地干部介绍说,新疆的4万塔吉克人非常忠于祖国,很少有往塔吉克斯坦走亲访友的现象,而且中塔的边贸超过中巴边贸。

  第三,印度在塔吉克斯坦有军事基地,虽然主要参与反恐战争的后勤保障,但对中国的安全心理有一定的影响。如果中国对塔吉克斯坦的影响力增强,其安全心理阴影可以消除。毛主席说过,聪明的战略战术是,与其伤十指不如断一指。中国在“一带一路”投入巨大,遍及很多国家。与其到处布点,不如集中实力搞定具有地缘战略支点地位的塔吉克斯坦。

三、 善用中亚战略中的印度因素

  作为准全球性大国,印度对于中国西部地缘战略安全的保障作用绝不能忽视。我们在战略谋划中,一定要化解印度的消极作用,将其引向对我国安全利益有利的积极方向。一是尊重印度的大国地位,与之形成某种双边或三边的大国协调机制,如中印美或中印俄协调机制。二是引导印度战略兴趣北上。最近中印关系的紧张在于印度奉行“向东干”战略,与美日澳“印太战略”形成互动,对我国在缅甸及东南亚的安全利益构成对冲,给“一路”建设带来一定的压力。因此,我们要主动创造各种机会,引导印度战略兴趣北上,进入中亚地区,并以能源供应、上合组织、区域治理等各种战略吸引印度,减轻印度朝向东方的战略冲动。况且,印度历史上与中亚地区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中亚人曾经从印度西北方向进入征服印度,因而印度对于这一战略方向始终怀有历史情结和战略警惕。印度需要在这一地区进行战略扩张,形成西北方向的战略缓冲区。因此印度的这种介入冲动来自其历史积淀,也来自其战略修为。

  中国不必担心印度在中亚的深度介入,完全可以公开表明欢迎印度进入中亚地区。首先,印度本身就是中亚地区的周边大国,与中亚的历史渊源甚至超过中国。因为中国与中亚的联系限于西北地区,而中亚文化却渗入印度的主流社会,构成了其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其次,印度进入中亚有助于该地区的稳定,也是对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的抵冲。目前中亚是一个开放的地区,各方势力暂时维持某种均衡的状态。中亚需要长期维持这种状态,以免成为任何一个大国的势力范围,更要避免回到苏联时期的封闭状态。实际情况是,中亚地区为了避免俄罗斯的过度影响,也善于利用大国之间的矛盾,对所有的大国采取全面友好、全面开放的姿态,发展多边关系,从中获得独立斡旋的空间,牟取己方的利益。可以看到,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在大国的游戏中游刃有余。

  再者,印度对中亚确实有战略兴趣,制订了北上战略,为印度谋求稳定的能源供应和贸易市场。战略内容包括,在塔吉克斯坦建立军事基地;与伊朗合作建设“南北走廊”,建立印度通往外高加索、俄罗斯的交通运输线;租借恰巴尔港等。俄罗斯也积极回应印度的倡议,以谋求通往印度洋的出海口。印度对中亚的战略兴趣是有历史基础的。以前,中亚人曾经征服印度建立王朝,中亚的苏菲教也到印度传播,印度著名诗人具有中亚的血统。而印度也曾通过“丝绸之路”到费尔干纳盆地进行通商贸易。苏联时代,印度与中亚的国家保持着有好的交往,如卡里莫夫就以苏联地方领导人的身份多次访问印度。至于印度在中亚谋求能源供应和推销印度产品也是合理的市场经济逻辑。

  综上所述,中国没有理由反对,也无法阻挡印度进入中亚,不如送个顺水人情,支持印度发展与中亚的关系,以博得印度的好感。同时可以利用上合组织的平台,开展与印度的区域经济合作,积极参与中亚地区的次区域治理。中亚地区有诸多大国参与,印度的加入可以平衡这一地区的大国势力竞争,同时也牵制印度的立场。因为在上合组织架构下,印度必须学会与中俄立场协调,这也是对印太战略联盟的牵制,以减缓我国在缅甸方向的战略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