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专家观点
2017中东极端主义发展趋势
来源:《人民论坛》  作者:王锁劳   发布时间:2018-03-30

  2017年中东极端主义主要是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以下简称“伊斯兰国”)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以下简称“穆兄会”)所鼓吹、宣传和奉行的政治伊斯兰思想。2017年中东极端主义的主要表现为:

  第一,“伊斯兰国”与“穆兄会”同流合污,制造了一系列恐怖大案。“伊斯兰国”源于伊拉克“基地”组织,原“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的副手、现任“基地”组织最高领导人埃伊曼·扎瓦赫里曾是埃及“穆兄会”成员,深受“穆兄会”极端主义思想影响。近年来不少埃及“穆兄会”成员投靠“伊斯兰国”在埃及西奈半岛发展和壮大。2017年11月24日,位于西奈半岛北部的罗道清真寺遭到了恐怖分子的武装袭击,导致305名苏非派穆斯林死亡(含27名儿童)、128人受伤,这是埃及历史上单次恐怖袭击造成伤亡人数最多的恶性案件。据埃及《金字塔报》公布的调查结果,策划此次恐怖袭击的主犯为穆罕默德·阿卜杜拉·达拉基,是“耶路撒冷辅士运动”的成员,而该组织于2014年10月向“伊斯兰国”宣誓效忠。

  第二,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等国家与卡塔尔断交,“穆兄会”的国际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穆兄会”成立于1928年,是阿拉伯国家最早的政治伊斯兰组织。2013年12月25日,埃及“穆兄会”被埃及政府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2017年6月5日,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四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指责卡塔尔,并对卡塔尔实行空中、海上和陆地的边界制裁。

  第三,“伊斯兰国”节节败退,面临土崩瓦解。在2014年8月15日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第2170号决议中,“伊斯兰国”“胜利阵线”被国际社会明确定性为鼓吹“暴力极端主义思想和行动”以及“采用多种恐怖主义犯罪行为”的团体。“伊斯兰国”崇尚伊斯兰教早期清教徒式的生活,奉行“罢黜百家、唯我独尊”的极端主义思想路线,凡是与其有悖的任何宗教思想和行为,都被视为“异教徒”或“卡菲尔”,遭到排斥、禁止、毁灭、杀戮。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力量的参与下,伊拉克政府军和民兵于2017年取得了历史性胜利。2017年12月9日,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宣布已收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伊控制的所有领土。

  随着“伊斯兰国”的灭亡,近年来极端主义肆虐和泛滥的局面可望得到有效遏制,但是距离彻底消灭还遥遥无期。即便“伊斯兰国”武装人员被彻底消灭,但也还有其他奉行极端主义思想的组织。因此,必须深入探析极端主义思想长期存在的根源,彻底瓦解极端主义思想。

  首先,是极端主义思想的教育根源。中东除了以色列外都是穆斯林人口占主体的伊斯兰国家,中东国家非常重视宗教教育,与伊斯兰教相关的宗教课程从小学一直贯穿到大学。然而不少国家的宗教教材充满了暴力和对异教徒的歧视性内容。以埃及为例,伊斯兰教教材基本上为爱资哈尔组织专家所编写,内容较为保守和陈旧。2016年8月,开罗大学文学院教授侯赛因·哈穆德呼吁对爱资哈尔教学大纲进行根本性改革,丢弃其中宣扬仇恨和暴力的内容。遗憾的是,这种相对理性的呼声过于弱小,难以达到目的。

  其次,欠发展和贫穷是滋生极端主义思想的重要温床。中东国家除了以色列外,都是发展中国家。同时,中东除OPEC成员国、土耳其等较为富裕外,其他国家基本上都是经济欠发展的贫穷国家。此外,中东国家人口增长率较高,青年占总人口的比重很大,就业压力非常沉重。没有工作或失业的青年人很容易成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高发人群。

  最后,美国偏袒以色列和欺压巴勒斯坦的外交政策,为中东极端主义思想火上浇油。从“基地”组织到“伊斯兰国”,其共同点是反美主义,表现为仇美、恨美、憎美。究其缘由,离不开美国在中东问题上的不公平政策。美国政府历来较为敌视穆斯林,2017年1月,美国政府通过了限制7个伊斯兰国家居民入境的“禁穆令”。2017年12月5日,美国政府发表宣言,在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同时,拟将美国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此举无疑点燃了伊斯兰世界的怒火,激发了新一轮反美主义情绪和极端主义思想。长此以往,根除极端主义无疑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