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专家观点
从“韩国模式”到“菲律宾模式”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石源华   发布时间:2016-12-05

  今年初,我曾在《世界知识》发表短文《为“韩国模式”点赞》,将韩国妥善和智慧处理对美对华关系的平衡做法,归纳为“韩国模式”,认为该模式有益于亚太所有国家妥善处理与中美两国的关系,是有益于地区和平的最佳模式,并且不仅在亚太,而且在全球也将产生重要而积极的影响。

  然而,随着朝鲜进行第四、第五次核爆及美韩决定在韩部署“萨德”,韩国对美、对华的平衡做法有所动摇,发生了从平衡向“不平衡”逆向转变的趋向。近期韩国政局激烈动荡,但我相信,无论动荡局面如何发展,韩国恢复在中美间“平衡”的格局仍是可以期待的,因为这符合两国现实和长远的战略利益。暂时的现象并不影响“韩国模式”的生命力。

  与此同时,菲律宾却发生了完全相反的变化。前总统阿基诺三世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发起“南海争端仲裁案”等各种挑衅行动,使中菲关系陷入谷底。新总统杜特尔特上任后,摒弃前总统实行的联美反华政策,转而推行在中美间实行平衡的新政策。

  菲新总统低调对待仲裁结果,在东盟以外的国家中首访中国,中菲签署了13个双边合作文件,双方并同意采用克制态度和谈判方式解决南海冲突,搁置分歧,共同开发。新总统明白,运用冷战的老套路完全跟着美国闹,不会有好结果。中菲关系的新进展表明菲律宾已基本回归对华友好与对美同盟的平衡轨道,形成了“菲律宾模式”。

  “菲律宾模式”的意义在于又一次表明,以意识形态划线、非此即彼的冷战时期的做法已经过时,与中国存在重大分歧的周边邻国,如果企图通过追随域外大国,参与围堵、制衡中国来实现自身利益诉求,只能是损人不利已,自陷难以摆脱的困境。中菲采取“两轨思路”,将双边重大分歧与长期友好发展分开对待,立足于发展两国长远利益的高度,将一时不能解决的分歧暂时搁置,用谈判的方式妥善解决能够解决的分歧,积极发展双边关系,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也正是中国倡导的“周边命运共同体”的基本内涵。中菲关系的重大调整和改善在东南亚引起强烈反响,马来西亚、缅甸等国纷纷采取积极举措,加强对华关系,南海争端局面迅速改变。

  从“韩国模式”到“菲律宾模式”,标志着中国周边处于中美两大国之间的广大中间国家越来越倾向于在中美之间实现平衡的新战略,这将成为一股历史的潮流,难以阻挡。无论是与美国结盟的国家,还是亲近中国的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尽管它们各自的对华对美政策会有不同的特点,对华对美的亲疏程度会有所不同,有时也会与中国或与美国间发生种种分歧和冲突,但几乎所有的中国周边国家都将选择在中美间平衡的基本立场,这不仅是中国在周边外交中积极推行“亲诚惠容”、“合作共赢”和“命运共同体”新思路和新政策的结果,更重要的是由于各国自身的现实和长远利益使然。中国已经成为中国周边地区政治安全格局的核心力量和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没有一个国家会为了域外大国的政治利益,甘愿充当强权国家的马前卒,而放弃搭乘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快车,失去为本国获取重大政治经济利益的历史性机会。

  “韩国模式”和“菲律宾模式”也终将会波及迄今仍顽固追随美国、处处企图遏制中国崛起的日本。日本成为“中国威胁论”的主要吹鼓手和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的急先锋,但并未因此从中取得实质性的重要国家利益。日本积极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追随美国打造没有中国参加的“TPP”,并且抢在美国之前由国会通过该条约,企图倒逼美国批准该条约,给中国制造困境,在亚太经济全局中占居有利地位,但美国新总统却不大可能批准该条约,让日本进入前所未有的难堪境地。日本必须重返与中国合作的旧轨,参与推进中日韩和“东盟+6”经济合作进程,接受中国在亚太经济合作中发挥重要和主导作用。

  中日关系转换为“韩国模式”和“菲律宾模式”的时机正在逐步成熟。邓小平“中日关系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战略性决策依然是中国对日外交的根本性指导方针。在美国大选以及国内外诸多因素影响下,日本国内主张中日友好的声音有所上升。中日两国合作则双赢,不合作则两伤。处理中印、中菲关系的“两轨思路”应该同样适用于中日关系。期待日本也将在中美之间实行“平衡”政策,而非继续其错误的倚美制华政策,从而形成新的“日本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