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印度洋地区发展报告(2017)
书 名: 印度洋地区发展报告(2017)
英 文 名: ANNUAL REPORT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DIAN OCEAN REGION (2017)
作 者: 汪戎朱翠萍
I S B N: 978-7-5201-0879-9
丛 书 名: 印度洋地区蓝皮书

中文摘要

中国是世界上陆上邻国最多的国家,拥有14个陆上邻国,南亚、东南亚和中亚占据大多数。其中,南亚是中国陆上邻国最多的地区。中国与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和阿富汗拥有共同边界,边界线总长度近5000公里,占中国陆上邻国边界线总长度的1/3。南亚在地理上呈现三个显著的特点:其一,南亚地处东南亚、西亚和中亚的交汇地带,与中国西部毗邻,但喜马拉雅山将南亚与亚洲大陆阻隔,南亚次大陆还是连接欧洲、中东、东亚和澳大利亚的枢纽;其二,南亚处于印度洋中心且在地理上形成了相对独立的单元,东、西两面分别与孟加拉湾和阿拉伯海毗邻;其三,印度位于南亚次大陆的中心,南亚其他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不丹、尼泊尔、马尔代夫和斯里兰卡都与印度或通过陆地相邻或通过海洋毗邻,但彼此之间并不相邻。仅从地理上看,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就意味着中国与南亚的合作空间广阔,由此也使得南亚成为“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在世界格局迅速变化与周边环境不确定性上升的情况下做出的一个确定性选择,是中国探索全球治理方式、谋求与沿线国家深化经济与安全合作的重要举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在南亚方向得到了包括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国、马尔代夫、阿富汗、尼泊尔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的积极回应和支持,由此也使得“一带一路”在南亚方向的推进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包括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成效显著、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取得进展、中尼印经济走廊建设进入研究阶段、中国与南亚国家的投资合作潜力逐渐释放等。尽管如此,从“一带一路”的推进情况来看,相比东南亚和中亚,中国在南亚方向处于相对滞后的位置。从区域的投资分布来看,中国对东南亚地区的直接投资规模最大,对中亚地区的投资增速最快。南亚在“一带一路”中的推进依然弱于东南亚、中亚等地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除了巴基斯坦,中国与南亚其他国家依然不同程度地缺乏战略上的相互信任与政策上的积极互动,有的国家虽然态度积极,但还存有顾虑且行动谨慎,特别是南亚大国印度对“一带一路”的猜疑至今尚未消除,中印之间还处于战略互疑阶段。

“一带一路”在南亚地区的发展,至少可以实现以下三个互利共赢的目标:其一,“一带一路”在南亚方向的实施,将有助于巩固和提升该地区主要合作伙伴的经济基础与实力,提高中国与主要合作伙伴之间的经济依存性,有助于实现中国与南亚地区的共同发展与繁荣;其二,中国与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及贸易投资合作,将为中国与南亚各国的安全互动创造条件,有助于共同安全目标的实现;其三,随着中国与南亚经济与安全关系良性互动局面的形成,合作内容围绕“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将进一步得到深化,有助于密切中国与主要合作伙伴的政治关系以及构建命运共同体目标的实现。

当然,“一带一路”在南亚方向面临的挑战和风险也不容忽视:其一,南亚安全形势堪忧,各种非传统安全问题是影响互联互通建设的安全隐患;其二,南亚多个国家经济发展落后,合作效率低下将带来不可预估的经济风险;其三,南亚多个国家政治不稳定,中国在南亚的投资项目存在政治风险;其四,中国与南亚小国之间的合作项目,容易受到域内大国印度甚至域外大国如美国和日本的干扰。

当前,南亚的地缘政治格局呈现地理重要性与安全脆弱性并存的特征,不对称性权势结构与失衡性安全架构也是造成南亚地缘政治裂痕的重要因素,而恐怖主义和民族极端主义交织则成为恶化南亚地区安全局势的主要根源。南亚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战略地位、合作深度与广度,不仅取决于南亚自身的地缘政治结构、南亚在地区和世界格局中的位置,而且取决于中国的地缘政治结构、中国在南亚的战略定位和战略诉求以及中国与南亚国家之间的互动。南亚方向的战略重要性还体现在南亚与中亚、伊朗高原与东南亚之间紧密相连的地理关系,以及南亚与这些地区互动产生的各种变局之中。南亚作为一个独立的战略单元,这一地区重要性的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参与度的高低与合作的广度和深度。毕竟地理因素只是决定国家政治行为和国家间关系的一个基本因素,而不是关键因素,更不是唯一因素。

作为南亚的利益攸关方,中国“睦邻、富邻、安邻”的外交政策以及“一带一路”背景下与南亚多个国家之间不断深化的经济合作,被印度视为“威胁”。这也是为什么长期以来,印度支持达赖叛国集团的分裂活动,控制并利用西藏流亡者的民族分离主义,以此作为印度对华战略中反复使用的“一张牌”。美国作为世界霸权国家,为了牵制中国和维持亚洲均势,不仅深化美印战略与安全领域的合作,而且公开在多个场合表示要帮助印度成为世界“领导者大国”。这无形中成为助推南亚战略竞争的一个主要诱因。印度作为南亚力量的中心,一方面抵制外部势力对南亚的渗透,另一方面又希望借助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的力量来对抗巴基斯坦,同时平衡中国在南亚的影响力,这不仅迎合了美国的全球战略,而且加剧了南亚地缘战略关系的不稳定性,并助推中美印在南亚的战略竞争。

无论印度在“一带一路”中是否重要或具有多大的重要性,短期内在合作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大。在印度看来,即便中印经济合作产生的收益是确定和可预期的,也无法弥补由此带来的因印度影响力和实力对冲而产生的战略利益损失。印度的对外发展战略即便是对外经济发展战略,特别是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也必须建立在对威胁的判断和战略环境评估的基础之上,不能离开地缘因素进行考量。印度虽然未必是“一带一路”上的支点国家,但印度在地缘政治中鲜明的陆海复合的二元特征,决定了其是兼具“一带”和“一路”战略利益的国家。同时,整合南亚次大陆还拥有可以作为独立单元的战略优势,关键是印度是否愿意或能否很好地利用这些优势。如果印度能很好地利用这些优势,无疑印度可以获得其他南亚国家无法或者难以获得的合作收益。除了双边合作带来的利益,南亚地区的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印度毫无疑问是受益者,甚至有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

“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国在对印关系上,展现的始终是一种积极的姿态。中国领导人也在不同场合释放了合作的信号,展现出对印度的善意和信任。作为彼此非常重要的邻国,中印在东南亚、南亚甚至印度洋都存在巨大的战略与利益交集,两国拥有战略对接的现实基础与战略意义,这甚至是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如果在印度的邻国都积极融入“一带一路”的情况下,印度仍坚持“特立独行”甚至“另辟蹊径”,把有限的精力和力量投入削弱中国的实力以及应对中国的崛起上,则只会消耗更多的内力,如此也有悖于印度的长远利益和大国目标的实现。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印寻求广泛共识与互利合作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与各自的战略考量。“一带一路”在南亚方向的印度难点,归根结底还是中印关系问题。要解决这个难点,需要双方的共同努力。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中印双方愿意付出努力并采取行动,加强人文领域的沟通,寻求在经济与安全领域的合作,则合作产生的红利就一定能够外溢到政治领域并成为政治互信的润滑剂,最终推动中印关系向前发展。

文章列表

总报告

专题报告

国别研究

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