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一带一路”数据库!

 

繁體版

美国研究报告(2017)
书 名: 美国研究报告(2017)
英 文 名: ANNUAL REPORT ON RESEARCH OF U.S.A. (2017)
I S B N: 978-7-5201-0854-6
丛 书 名: 美国蓝皮书
关键词:  特朗普 研究 政治 美国

中文摘要

特朗普参选、胜选、上台执政是自2016年以来世界舞台上最抓眼球的重大事态。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政治“圈外人”特朗普利用后金融危机时代美国中下层的强烈不满和整个社会的普遍焦虑,以参选总统的方式触发了一场“特殊”的社会运动,美国政治生活中长期积累的大量深层次矛盾集中爆发出来。实质性的较量在两大力量之间展开:一方是以白人中下阶层劳工为主体,由特朗普所代言,持强烈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内外政策主张,高举反权势、反精英政治大旗,誓言打破现有力量格局;另一方是传统的权势集团和精英阶层,竭力维护既得权力和政治规范,力图将反建制的民粹主义政治势力控制在现行的政治和社会框架中,以便用较为温和的改良方式缓解业已极度激化的政治和社会矛盾。结果,权势集团完全失去控制,代表民粹主义的反建制力量取得胜利。一位没有任何从政经历、不按常理出牌的强人当选第45任美国总统,给美国的内政外交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如果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内政外交有可能寻着以下几条线索展开。在内政领域,特朗普政府内顾倾向明显,即将施政的关注点聚焦于美国国内议题而非国际议题,努力兑现竞选承诺,这其中包括把工作机会留在国内、对美国的政治体制进行清理、限制移民、减税、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等,着力于回应选民的思变情绪。但一些举措在政治层面可能引发府会关系的紧张、党派斗争的加剧、共和党的分化和建制派的抵制与反扑,而在社会层面可能会导致种族矛盾的激化、社会抗争的加剧。在外交领域,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理念,在一定程度上放弃自二战以来美国历届政府坚持的国际自由主义“道统”,但会受到国内建制派和盟友的软硬抵制;在战略态势上,特朗普政府将进行适度战略收缩,但对触犯美国利益和威望的行为将会采取更强硬的应对;在外交议题上,将紧紧围绕着经济、移民和反恐展开,更加重视大国关系;在安全议题上,强调重建美国军力,将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放在突出位置;在贸易政策上,强调“公平贸易”,重双边而轻多边;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问题上“踩刹车”,甚至“开倒车”。

在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就对华关系发表了一些极端的言论。在经贸问题上,特朗普表示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在台湾问题上,特朗普候任期间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互通电话,并试图挑战“一个中国”原则,致使中美关系的风险陡增。对于特朗普这些“不羁”的言行,中方进行了有理有节的斗争,促使特朗普在对华态度上逐渐回摆。2017年4月6~7日,习近平主席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特朗普总统进行中美元首会晤,会晤取得了重要成果。两国元首确认双方享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合作远远大于分歧;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互利合作是最大动力;中美关系走向明天,互利合作依然是唯一正确航向。

文章列表

总报告

形势报告

特别报告

专题报告(美国外交)

专题报告(美国经济与社会)

附录